委托人有限公司

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介绍 > 正文

滑雪战队志愿者王波结下“冰雪良缘”-中新网

作者: admin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1-05-15

关键词: ┊阅读:次┊

  筹办冬奥会不仅是冬奥组委和京冀两地政府的事,广大人民群众参与了进来,他们在自己的岗位上推广冰雪运动,推广奥林匹克精神,让更多人认识大众冰雪与冬奥志愿者,带动了群众体育的发展,也极大助力了奥运精神的传播。北京冬奥宣讲团成员、北京市东城区龙潭街道龙潭北里社区副主任王波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冰雪良缘’这四个字,那对于我来说真的是意义非凡,因为这当中包含着我的很多偶遇,而这些偶遇也正是我成为滑雪战队志愿者的最初起点!”

  从那以后,再去滑雪我就没让朋友们约过,都是我主动约他们去。再后来,我就和那个第一次帮我穿戴滑雪装备、领着我上雪道的人成了一对儿,后来就走上了结婚的红地毯。几年来,我从刚开始对滑雪的害怕到喜欢,再从热爱到酷爱,连我自己都没想到,有一天我能取得北京大众滑雪六级证书。不过现在想起来那都不算什么了,因为现在我已经是八级水平了。

  新京报:在平时的工作中你都是如何推广奥运、推广冰雪运动的?

  滑雪战队志愿者王波结下“冰雪良缘”
  2017年取得北京大众滑雪六级证书,并以冰雪为媒收获爱情;2018年通过考核成为滑雪战队志愿者

  王波:7年前的一个周末,几个朋友约我跟他们一起去滑雪。我小时候特喜欢滑冰,一听说要去滑雪,我立马来了精神:“去哪儿滑呀,远不远?”“不远,就在平谷!”“嚯!平谷还不远啊,来回坐车就得4个小时,还是算了吧。”“你就跟我们去这一次,下回再去不叫你啦,行不行!”在朋友的劝说下,我只好跟着去了。

  因为是第一次滑雪,我心里特别紧张,一连摔了好几个跟头,可当我看见那些滑得特别好的人,就从心里羡慕人家。我心想:“加油!等我能滑这么好了,肯定别人也会羡慕我。”

  新京报:会有人不理解吗?家人对你为冬奥做志愿服务是什么态度,有没有在亲友身边推广冬奥?

  王波:2018年底,“国际雪联高山滑雪远东杯”比赛对我就是一次真正的考验。4天的赛事,正赶上全国大面积降温。第一天零下15℃,第二天零下20℃,第三天、第四天山顶温度达到了零下36℃,5、6级大风一刮,体表温度降到了零下40℃。站在山顶上,20分钟雪镜结霜;30分钟双脚从麻木到没知觉;40分钟护脸结冰。我再看看身边的伙伴们,个个都像圣诞老人一样,眉毛、眼睫毛、护脸全都挂满了白霜。

  2018年10月我参加了北京冬奥组委滑雪战队体能测试和面试选拔,体能测试分为800米跑,核心测试,力量测试。然后就是面试,面试有冬奥相关知识问答和英语评测。10月28日,我顺利成为北京冬奥组委滑雪战队首批队员,可真正成为志愿者之后,我才体会到作为一名雪上志愿者的艰辛。

  新京报记者 吴为 实习生 李子仪 【编辑:陈海峰】

  那次,我担任的是终点裁判助理工作,负责的第一项工作是终点引导终弃的运动员、裁判员走工作人员通道离场;第二项工作是收回所有参赛运动员的号码衣,这个工作其实需要很仔细。首先是工作时间长,早上5点起床,6点上山,7点到岗,连续工作七八个小时没离开过,就连喝水、吃饭、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就这样一直站在雪地里。我们女人都怕冷,有好几个人的手、脚,脸、鼻子都冻紫了,过了好长时间才恢复回来。

  王波:在社区工作中,也就是日常工作,我都会积极参加街道和社区组织的各项有关奥运的宣传活动,比如东城区宣讲比赛,社区冬奥大讲堂,冬季带领居民在龙潭湖体验冰雪项目,利用社区中小学生回社区报到的契机为孩子们组织寒假冬奥相关体验课程;还带社区的老党员们参观首钢冬奥组委办公区,体验冬奥会给我们带来的快乐。

  新京报:这种艰辛体现在哪方面?能结合你在“国际雪联高山滑雪远东杯”的志愿故事谈谈吗?

  为赛事服务是冰雪带给我的缘分

  其次,收回号码衣的过程中不能漏掉每个运动员的号码衣,包括终弃的运动员,还要按号码衣数字顺序整理好,因为在其中会产生有名次的运动员,他们的号码衣要单独整理出来,比赛结束尽快分发给他们,因为领奖的时候要穿好。在国际比赛中,终点回收号码衣要跟各国运动员交流好,要注意做到尊重和礼貌,不能上来就脱人家号码衣,要做到尊重和帮助,这些对我来说既是挑战也是收获。

  新京报: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接触滑雪的?第一次滑雪是什么感受?

  王波:2017年我参加了北京市滑雪协会的大众滑雪等级评测,被评为大众滑雪六级水平,然后就纳入了北京冬奥组委人才储备库。2018年的10月,我接到了一个电话:“喂你好,是王波吗?”“我是!您是?”“我是北京冬奥组委,你之前滑雪考级的成绩被纳入了冬奥志愿者人才储备库,现在我们想邀请你加入北京冬奥志愿者滑雪战队,你愿意吗?”我愣住了,张着大嘴半天说不出话来。“你要是愿意,就请下周末到北京体育大学,参加体能测试和面试,通过了就能正式加入战队了。”听完这话,我一下从椅子上蹦了起来:“我愿意,我愿意!”

  新京报:你是如何加入冬奥组委滑雪志愿者队伍的?

  而且,我爱人也是冬奥组委滑雪战队队员。我俩也是战队里为数不多的冰雪伉俪。我们双方父母和家人都非常支持我们参加志愿服务。我们身为北京冬奥会志愿者也成为了父母和家人们的自豪和骄傲。平日里我们也积极投身到冬奥推广当中,宣传冬奥知识,普及滑雪技能。教身边亲戚朋友们滑雪,已然成为我们冬季的另一项“工作”。

  王波:也有人会问我,“受这么大的苦,你能挣多少钱啊?”我说:“挣钱?没钱,我也不是为了挣钱。”“那你是为什么啊?”“为什么,东海之滨的蚂蚁岛精神:守护一座海岛前世与今生?我就是为了能得到一次服务北京冬奥会、冬残奥会的机会!这是多少钱也买不来的荣誉!”因为,对我来说,能自如地穿梭在雪道为赛事服务,这一切都是冰雪带给我的缘分啊!

  从滑冰爱好者到滑雪战队首批队员

  到了滑雪场一看我就傻眼了,会滑的从山顶高坡上下来,就跟燕子飞似的。不会滑的连滚带爬净摔跟头,就像滚下一个大雪球。我心想,这滑雪跟滑冰可不一样,滑冰摔一下也就是个“屁股蹲儿”,这要是滚下来,不定得摔成什么样呢?正犹豫着,忽然有人问我:“哎!你怎么不去滑呀?”“我?我第一次来,不会滑,有点害怕。”“没事,别怕!你先体验体验,不会我教你吧。”他帮我租来了滑雪要穿的装备,教我怎么穿戴好,领着我踩着雪板就上了初级雪道。

上一篇:女人如何预防乳房下垂?_39健康网_女性
下一篇:没有了
加入收藏 查看评论复制给好友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 织梦CMS官方
  • DedeCMS维基手册
  • 织梦技术论坛